心灵驿站 首页 >> 企业文化 >> 心灵驿站 >> 正文
时间: 2018-12-30 阅览数: 次 字体:
 

儿子从没有安分过。

娘胎里就整天踹他娘肚子,爱人生他时难产,罪受惨了,生不下,还是剖腹产生的。

上幼儿园别的孩子都静悄悄的听老师讲课,他背着双手在教室后面散步,一会踹这个一脚,一会打那个一下,要么强行把人家的凳子抽掉.……我记得那时除了他班那个体型大他几号的胖子他欺负不动,别的孩子都被他不同程度的整过。我私下嘀咕老天爷能让他安静些吗?

他那时的眼睛很灵动,聪明,狡黠。

到了幼儿园中班,我那时一直出差,老婆工作很忙,没时间带他,就放全托了,这一放就是两年。周末接回他,晚上睡觉搂着我们就不松手,哪怕睡着了也会无意识地用小脚抵住我们才会睡得踏实,那时我们俩惭愧不已,但我暗自思量,这下该安静了吧。

但他依然十分淘气。

周末我们给他报了跆拳道,书法,笛子想着能让他强身健体又能沉静下来,但好像收敛不大,尤其是书法班,他妈每次都会被气哭,能把大人气哭,够逆天的了。

他依然我行我素。

小学二年级,他把人家班上小男孩的裤子脱了,是在操场众目睽睽之下,那小孩直接不上学了,我们两口子给人家家长道歉了好久,还被班主任训了个狗血淋头。

三年级他上课偷喝牛奶,他坐窗户边,机灵得不得了,老师写板书时,他就抓紧吸两口牛奶,然后赶紧放置窗子外,那里有道10公分宽的棱,把牛奶放在窗户外墙上,真够贱的,一直没人发现,直到一天,班主任气急败坏地给我打电话,“你马上来我办公室,你看看你儿子都干得什么事!”,我急匆匆地赶到学校,看到老师办公室站一怒发冲冠的壮汉,脑袋上粘满了牛奶……之后我受的屈辱简直是罄竹难书。

诸如此类事件,数不胜数。

于是我下决心不出差了,天天看着他,教育他,我有“武力”。

在我的“武力”威胁下,他稍稍安静了些,作业也算能按时完成,但还总是拖拖踏踏,磨蹭到晚上11点多才能写完,这还是我黑着脸坐在旁边守着的结果。

仍然是好动的不得了。

去给他检查牙齿,躺在那椅子上,医生每转身一次换器械,他都会迅速起身去无聊的动那可怜的弯管水龙头,把医生笑的肚子疼,我只能陪着尴尬。

改观终于来了。

那是小学四年级数学老师给我们两口子谈了一话,语重心长地告诫去报校外辅导班,就是所谓的奥语,奥数班,想考上好学校,必须走这条路。于是从四年级开始周三晚上上奥数,周六奥数,奥语,周天书法和奥数,全天学习,我全程陪同,半军事化,他在疯狂学习模式中不再好动和淘气了。我也庆幸这条路选的正确。

终于上了个好初中。

上初一,学校有管乐团,负责老师让我们俩去听了一下上两届学生的演奏,确实很震撼,于是给他买了个小号,加入了管乐团,从此他的午休和音乐、美术时间全牺牲给了管乐团。

初二时,他身体有些吃不消了,学习退步了,从班级第三退步到了班级二十五名,我趁暑假期间给他开启了疯狂补课模式,每天五个补习班,他被晒得脱了一层皮,那时他非常暴躁,不过在我的威慑下,还是坚持了下来。

初三了,更加疯狂了,不但周末补课,周内也在补课。临近毕业时,学校举办了成人仪式,要求家长给孩子写一封信。在这一天才能打开给他看,我也写了,记得第一句话是“儿子,老爸这辈子最后悔的一件事是把你放了全托……”,老婆说,儿子当时眼泪唰的就下来了,听后我很惊愕,原来他什么都记得啊!

考上了一个不错的高中,我们一家庆祝去吃饭唱歌,但他却一直都沉默寡言,我看着他消瘦的脸颊,呆滞的目光,忽然心里刀绞般难受,那个聪慧,狡黠,灵动的儿子,我们永远失去了。

我一直以为我们的教育是对的,这个时代的孩子都很聪明,起点相同,相差的只是后天的努力程度这点区别而已,一个孩子以后养活四个老人,压力极大,如果没有高收入,高起点,根本无法承担。我按照这个方向坚定不移地执行着。

可结果是,儿子的童年时代不完整,少年时代不存在,直接步入青年期,我做了什么孽啊,我犯了一个永生无法挽回的错。

失去了才知道珍惜。

/张广寅



上一篇:这个冬天不冷 下一篇:石榴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