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驿站 首页 >> 企业文化 >> 心灵驿站 >> 正文
父亲的回忆
时间: 2017-12-05 阅览数: 次 字体:
 

古往今来,父亲一直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角色,也一直是人们赞颂的对象,诗人杜甫的《百忧集行》、白居易的《燕诗示刘叟》、作家泰戈尔《假如我今生无缘遇到你》、歌手阎维文的《父亲》、筷子兄弟《父亲》等等都曾赞颂过父亲。有些话我还是有些说不出口,怕脸红、怕哭泣、怕流泪。今天,让我把对父亲的爱写在纸上,也希望有同感的人可以常回家看看。

近代家庭,都是母后为大,家里小事母亲说了算,大事父亲说了算,可我也长这么大了,家里就发生过大事。小时,父亲一直承担挣钱的工作,我对于父亲的感觉是疏远的,现在长大了,父亲还是一直在外,但我对于父亲的感情是真实的。

小时候,家里没什么钱,记忆中的父亲总是在外地打工的,记得每次父亲回来,母亲都说,你们父亲回来了,去路口接,他给你们带了好吃的,可是每次都是希望而至,失望而归,除了被褥行李,外加几袋洗衣粉,就没了,真的没了。稍大一点,产生了一些莫名的情感,父亲和同村的叔叔外出打工,他们家装了电话,记得那时候家里还没装电话,去他们家接电话总会将事先准备好的百十个字忘的一干二净,哽咽的很丢人。

上初中的时候,记得有一次,和同学打架了,把人家头打破了,父母去学校处理完这些事,回到家我以为要挨顿狠揍,没想到父亲却说的是:“以后别打架了,你把别人打了,咱给人家看病,我是怕你哪天落单了,再被人家打了,疼要你自己受”。当时还幸灾乐祸,体会不到个中滋味。

转眼间参加工作了,自己也从当年的孩子过渡到了青年,父亲还是那个父亲,一如既往的外出打工,记忆中的父亲头发是黑的,身材很高大。前几天见父亲,外婆去世了,父亲从北京回来服丧,我去接父亲。在火车站,当父亲拉着行李箱到达出站口的时候,我认出了父亲高大的身姿,却没认出父亲那一头白发,那一刻我才感觉到时间过的真快、岁月不饶人以及作为一个儿子的失职,双眼含着泪水问:“爸,你头发怎么白了”,“没来得及染”,“这次回来就不要出去了”,“对”,父亲一直摸着我的头,那一刻我感觉我还是个孩子,在父亲面前永远是个孩子。

父亲老是说,我是放在窗台上长大的,他还没怎么抱就抱不动了,我知道,父亲也想把我捧在手心好好疼爱,却没想到还没来得及我已经悄悄长大了。

/孙东东



上一篇:挺过去就离成功更近 下一篇:有一种月饼叫思念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