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驿站 首页 >> 企业文化 >> 心灵驿站 >> 正文
笑看生死意如铁
——再读《我与地坛》
时间: 2017-09-30 阅览数: 次 字体:
 

知道作家史铁生是从这句话开始的“世界上有两种生活——一种是悲惨的生活,一种是非常悲惨的生活”,记得非常清楚,那是初三毕业那年,班里的同学每人都有一本毕业留言册,同学们都会在里面写上离别的赠言和祝福的话语,有一位神仙级的同学就独独在自己留言册的首页竖向自右而左写着史公的这句话,当时在心里还默默的羡慕了好几天,觉得那位同学真是太有个性,太有深度了。

后来有次在不经意间看到了《我与地坛》,没看完,现在想来作品沧桑的基调和厚重的情怀是那个年纪的我体会不了的,情感上没有交点,思想上产生不了共鸣是我当时选择放弃阅读的主要原因,同类作家《汪洋里的一条船》、《假如给我三天光明》我都看过,而且都是很兴奋、很激动的看完的。而史公笔下“一个人,出生了,这就不再是一个可以辩论的问题,而只是上帝交给他的一个事实;上帝在交给我们这件事实的时候,已经顺便保证了它的结果,所以死是一件不必急于求成的事,死是一个必然会降临的节日”。我当时理解不了散文怎么可以写的那么颓废绝望,我理解的散文眼里应该看见斜雨细风、柳枝摇曳,耳里可以听见涓涓流水、鸟语蝉鸣,立意清新,节奏明快,怎么样都不会有这样压抑的悲壮和低沉的忧伤。年轻的我理想满满,对文中多次出现的“上帝”更是哼之以鼻的,埋在心底的意念是人的未来是掌握在自己手中的。粗浅的人生经历和贫乏的阅读量使我在读了一两节后就放弃了。

前天看到本月推荐书单里有《我与地坛》时,我微微一震,继而细想一篇文章能够得到那么高的评价并收录进高中语文课本肯定是有它的独道之处,晚上辅导完女儿作业看她睡熟后我打开电脑,初秋的夜凉意阵阵,人到中年的我也只有在安顿好家务和女儿后才能干自己的事,夜难得的静谧,在我的指尖下一行行直击灵魂的文字映入眼里,走进心里,我仿佛看到的不是作者的母亲而是我自己的母亲也一样在她儿女身后默默的关注,“有过我车辙的地方也都有过母亲的脚印。”那肯定是的,多年离家在外,即便母亲自己未曾亲身来到工地,她的心也时时随我们工地变动而变动,她会关注工地所在地的天气,会关注那里的新闻,她默默的以自己方式想我,试图帮到我,虽然潜意识里也是本着报喜不报忧的想法,但有时依然会不经意间说出工作的艰辛和自己思想的误区,母亲会静静的听,眼里的着急焦虑和无奈心疼并存,那一刻,她宁愿被艰辛和困扰折磨的是她,只是我不是作家,不能将那么细腻的情感表达出来,现在我是真的能够理解作家笔下“犹犹豫豫地想问而终于不敢问”的母亲地心境。养儿方知父母恩,在我有了女儿后就更能体会这种“情愿截瘫的是自己而不是儿子,只要儿子能活下去哪怕自己去死也行”的心情。

二十年后再读地坛,对传说中的“上帝”也心存期许,是的“世上的很多事是不堪说的,你可以抱怨上帝何以要降诸多苦难给这人间,你也可以为消灭种种苦难而奋斗,并为此享有崇高与骄傲,但只要你再多想一步你就会坠入深深的迷茫了:假如世界上没有了苦难,世界还能够存在么?一个失去差别的世界将是一潭死水,是一块没有感觉没有肥力的沙漠。”这是怎样的睿智才能将生命的意义参悟的如此透彻,作者看似消极的人生态度实则是看透浮华的一种超脱的淡然,面对如此坎坷悲惨的命运任凭是谁也做不到心平如水,但是走过那段艰难的心路历程作者钢铁般的意志清晰的展现在世人面前。

铁凝评价史铁生是“真正坚持了精神的高度和难度”。无论是作为一个人还是一位作家,他和他的文学创造是中国文学的宝贵财富,他坐在轮椅上那么多年,却比很多能够站立的人更高、更高。他那么多年不能走太远的路,却比更多游走四方的人有着更辽阔的心。在这个不轻言“伟大”的年代,史铁生堪称“伟大”的作家,他当得起“伟大”这个词。笑看生死意如铁,天堂没有轮椅,也没有病痛也不需要化疗,愿史公能走的更远,看的更高。

/强金娟



上一篇:那年花开月正圆 下一篇:读《“A4纸”工作法》有感关闭窗口